邻家雪姨

摊牌

c2017-2-14 10:59:4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从就饭店回到家后,蒋静就急冲冲的去洗澡了。我独自走到院子里,拿着电话,犹豫了好久才拨通了夏晴的电话。我必须让她知道,我和她的感情世界里面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喂,沈宁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,显得轻快。

    “夏晴啊。”我说:“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刚跟同学出去逛街了,一进宿舍,你的电话就打进来了。”夏晴说。

    “买了不少东西吧。”我找着话茬,虽然都准备好了,但是真要到了跟她“摊牌”时,那些话却难以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夏晴说:“也没有啊,就买了衣服,好有护肤用品。”

    “那挺好啊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夏晴说:“你今天是怎么了啊,好像没有话跟我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我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没事的话,我就先挂了哦。”夏晴说:“我和同学去食堂吃过饭了,我再给你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我急忙喊道:“夏晴,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吧。”夏晴说。

    我又迟疑了一下,才说:“夏晴,对不起。我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?”那头许久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“夏晴?”我对着话筒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夏晴的声音很轻微:“沈宁,你是说你要跟别人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和张雪艳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夏晴质问的说:“她不是你阿姨吗,你怎么可以和她结婚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很多年前是,但是……细节我都不说了。夏晴,我对不起你。我们两个有缘无分,希望你能找一个一心一意对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,沈宁。”夏晴哭了起来:“你为什么没有早告诉我,我大学就要毕业了,我想要一毕业就和你结婚的,你现在不要我了,你让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诚恳的说:“是我对不起你,你有什么要求的话,我会尽量满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没有一点回旋的机会吗?”夏晴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那头只剩下啜泣声,过了一小会儿后电话挂断了。我把电话揣回口袋里,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站在外面做什么啊?”蒋静站在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我回过身说:“没事,你洗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给你放好水了,你快上去洗吧。”蒋静说完转身上楼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和蒋静在床上折腾了一番。之后我一直睡不着觉,见她已经入睡了,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,给夏晴发了一条短信过去。她回了一句: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收到短信,我也就放心了。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,因为感情的事情做出什么出人意外的事情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又收到了夏晴发来的短信,说是让我送她出国留学,她要去法国。学成归来后,她愿意到我公司工作二十年。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就回了短信:“没问题,等你一毕业我就送你出国。”

    发完短信后,我下楼和蒋静她们一起吃饭。之后就是收拾东西,给女儿请了两天的假,带着她们母女俩先到西城市,接到儿子后一起回小城。

    我们一家四口,都已经很久没有在小城呆过了。小城还是那座小城,多少年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这在物质条件上来说,是一种缺陷,但是精神上来说,却是一种幸运。因为只要小城还在,我们的故乡就还在。

    老院子外面拓宽了路面,我就把车停在了路肩上。走进小院,那可大榕树还在,只是这些年没怎么生长。院子里家家户户的门上,都贴上了喜联,这是我们这边的习俗,只要邻家有喜事,就会给全院的人,都送上一副喜联。大榕树上也挂上了彩灯。

    这番景象,显然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办喜事的做法。这熟悉的场景一下把我的记忆带回到了许多年前。

    我恍然记得,周亚童抱着张雪艳走进院子里的某些记忆剪影,那个时候也是秋天,大榕树的大叶子开始凋零。楼上楼下都是庆贺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晃都是十多年过去了,还是相似的故事,只是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“小宁,你别往廊柱上爬,小心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跟着蒋静的声音,我抬起头望向二楼,儿子就像我当年一样,漫不经心的趴在廊柱上,东张西望的。

    我顾自一笑,朝楼洞里走去。有些事情,只有我自己才会明白。

 ...  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