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雪姨

扑上去

c2017-2-14 10:59:5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晚上一大家人在一起吃了饭,父母和几个姐姐休息下了以后,我就带着其他的人去了宾馆。

    分房睡的时候,蒋静,李丽丽和小婉一起把张雪艳给赶走了,因为我们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,她们不许我们呆在一起。但是她们三个也没有陪我,小婉要带小雪,蒋静带着小静和小宁,李丽丽又要带依依。

    一个人睡觉应该是很安稳的,但是我一整晚都没睡着。心里有些激动的情绪。虽然没有和张雪艳领成结婚证,但是单独举办婚礼也很好。算是对我们十几年的感情,做个交代了。我知道,对于女人来说,名分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没睡好,第二天还是得早起,明天结婚,前一天要做的事情就太多了。我和蒋静一整天几乎都没有碰面。因为我们是按照以前的习俗来举办,就免不了忙的手慌脚乱了。邻居们纷纷拿出自己家里的餐具以及桌椅,摆了满满的一院子。大家跟过节似得那般欢喜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客人多了起来,我忙着各处招待。几乎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。我本来还以为按照老习俗来举办婚礼,应该挺简单的,没想到会这么繁杂。我小的时候参加别人的婚礼,都觉得那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。现在才明白,那是因为旁观者闲,当事者忙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,总算清闲下来了。我寻不见张雪艳和蒋静她们,拨电话过去询问。

    蒋静说:“你好好休息吧,明天过来接新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晚上不回来了啊?”我感到不解。

    蒋静说:“老公,你问这样的话,你自己就不会感觉奇怪吗。你见过哪个新娘在结婚的前一天,是呆在老公家的啊?我们今晚都在宾馆里陪雪艳,明天你上午你带人过来接,这个规矩你不会不懂吧?”

    我恍然:“是这样啊,那行吧。孩子们也在那边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儿子和女儿,明天给你们当小伴郎和小伴娘嘛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是谁想出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了。”蒋静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都没洗脸,就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上午去接亲的时候,我让二姐简单的帮我打理了一下,就带着张春桃去接亲了。按照老规矩,接亲的必须是婶婶。

    我们安排了二十辆黑色的轿车,我自己那辆白色的车倒被闲置在一旁了。在小城内一个来回的穿梭,新娘就被接到了。不过我们在快到家门口时,被他们在路上给堵截了。结婚这种大喜事,不免要闹腾一番了。好在他们没有太过分,只是让我把新娘抱回家,但是到了小院大门口时,我看到了奋力挣扎的父亲,后来我才知道,按照老家的习俗,结婚这天,不仅得整治哈新人,连带新人的父母也得被戏弄一番。他们本来是打算让从我手里抢走张雪艳,让父亲抱进院子里,好在父亲挣扎开后跑掉了,不然又要闹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鞭炮和烟花噼里啪啦的声响里,我们终于站到了司仪的跟前。父母被安排坐在旁边。在司仪的主持下,我们三鞠躬,并交换戒指。最后就是送入洞房了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时,我几次看见张雪艳把抹胸往上提。我以为是衣服大了,就过去询问。

    张雪艳小声的对我说:“不是的,露这么大片在外面,多难为情啊。我本来不要穿这个的,是蒋静小婉她们非要我穿这个的,还说就这个好看。”

    我笑而不语。张雪艳一直以来都显得那么传统。

    外面来人喊我们下去敬酒时,我说:“你把衣服换了吧,我去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张雪艳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就已经换上了一套红色的喜装。在敬酒时,我们担心的事情,还是不可不免的发生了,有些有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失口,提到了周亚童。好在这只是一些小插曲,无碍今日的喜庆。

    按照习俗,下午我们还应该回娘家的,但由于张雪艳娘家已经没人了,我们就省去了这个环节。两个人都没少喝,吃过饭后就回屋去休息了。新房已经有几个姐姐帮我们布置好。看上去挺简单的,但是很温馨。

    好在特别亲近的朋友没有几个,不然晚上都不会得到清净。吃过晚饭后,外面来的人都走了,尤其是县里官场上,看着养父昔日面子的那些人,很多都是一送了红包就离开了。院子里的邻居们帮忙收拾完了东西后,就聚在院子里打麻将和扑克。晚上的时候,我又让人带他们去外面包场子唱歌。

    姐姐们带着父母去了宾馆后,屋里就只剩下我和张雪艳了。

    我走进房间时,她抬起头笑容甜美的看了我一眼。我坐到旁边点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张雪艳伸手来抢:“今晚别抽了。”

    我就丢掉了烟,扭身去扑倒她。张雪艳试图挣扎:“你怎么这样啊,今天可是我们大喜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都老夫老妻的了,你还想怎样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啊,你轻点。”

 ...  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