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雪姨

第11章 看见黑毛

c2017-2-14 10:1:5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以下是:顺隆书院为你提供的《邻家雪姨》小说(作者:阿傩 第11章 看见黑毛)正文,敬请欣赏!

    大清早的徐小虎就跑来敲门,我开了门,揉着眼睛问:“今天不是周六吗,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?”

    徐小虎从他肥大的短裤口袋里掏出五块钱,在我眼前招摇:“我妈给我钱了,跟我一块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我当他是开玩笑,傲慢而不相信的说:“你就吹吧,你妈能平白无故的给你钱花?……我靠,你别又是要我和你一块去打酱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真给我花的。”徐小虎认真的说:“我答应我妈从这周周末开始就去上美术课,她一高兴就给了我五块钱啊。你跟我关系那么好,我不好意思一个人花啊,咱俩一块出去玩,下午再去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凑近他耳边说:“还能看到上次看到的那部吗?我就想看那一部。”

    “徐小虎一下就反应过来了:“你说的是不是可可西里美丽传说?”

    我猛点头,笑容都显得猥琐。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徐小虎自以为是的样子:“这事容易着呢,我和那个录像厅的老板别提有多熟了,我保准让他放给你看。你小子不爽快啊,有事就跟我说嘛。”

    我进屋拿了件薄外套就和他一起冲向楼下。巧遇张雪艳肩着自己的小白包回来了,她穿着一袭水红色的长裙,纤腰上束着一条打着蝴蝶结的腰带,脚上踩着高跟鞋。长发披肩,前凸后翘的,别提有多漂亮了。我一直都觉得张雪艳让我最喜欢的地方是,她从来都是化着不易被察觉出来的淡妆,素雅清幽,仿若云雾之中飘落而至的仙子。

    我挥手打招呼说:“艳姨。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张雪艳轻启红唇,微微一笑,不置回答。

    我们目送她走进楼道,心中感到疑惑,她以前从没这样的?

    徐小虎摇头晃脑的说:“可惜了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可惜了?”我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徐小虎不耐烦的说:“你说什么可惜了啊,好白菜让猪拱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听明白了他指的是张雪艳和周亚童。小声透密说:“我可是有内部消息的,她这颗好白菜可有些年没让那猪给拱了。那猪自己没眼力劲,他怎么就不去死啊。”

    徐小虎搭着我肩膀,扯着往外面走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希望周亚童死。”

    住在一个院子里,徐小虎自然也差不多都知道张雪艳两口子的事。

    我气愤的说:“因为他对艳姨不好呗,我觉得他脑子有病。捧着金元宝,却把她当做破铜烂铁糟蹋。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错。”徐小虎摇晃食指:“你诅咒周亚童死的直接原因不是这个。而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欲言又止,我根本不予理睬。他见状只好自己接着说:“你看艳姨那么漂亮,把她当成了你的梦中情人。周亚童一死,你就有可乘之机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身上胡乱的抡了一拳:“你小子别瞎说啊,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徐小虎捂着被我打的部位,一脸痛苦的说:“你跟我来这招也没用,我是不会屈服武力的。你喜欢艳姨就喜欢好了,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,我也有梦中情人呢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不免惊骇,急忙好奇的问:“谁呀,如实招来。”

    徐小虎耍小心眼:“我可以告诉你,但是你必须先告诉我,艳姨是不是你的梦中情人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问题还真难住我了。要说是吧,好像又不是;要说不是吧,在我认识的女人中,艳姨差不多和我是最亲近的,当然从异性的角度来看,她应该算是我最喜欢的女人,尤其是看了那部《可可西里美丽传说》的电影之后。

    在他的再三逼问下,我最后还是点头承认了。

    徐小虎乐呵呵的说:“兄弟,你够有眼光的。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一起诅咒周亚童。”

    我嫌他这话太过阴险了,排斥的说:“你要不要脸啊,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得光明正大,哪能鬼鬼祟祟的。”

    徐小虎装乖的认错。我也向他询问他的那个梦中情人。他告诉我也是一个少妇。他妈喜欢打麻将,所以就有很多的麻友,当然以女性少妇居多。徐小虎喜欢的那个少妇,不但长的挺漂亮,而且打扮时髦,有好几次他站在她后面,都从衣服领口里窥看到了她雪白的大肉球。最厉害的一次,是去年的夏天,那少妇到他家打麻将,因为天热,就把裙子掀倒了膝盖上面,而且双腿分开。徐小虎蹲下身的那一幕,让他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我且喜且急的追问: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徐小虎回了一下头,悄声说:“我看到了她豹纹的内内,好小好细啊,还有好多卷曲的小黑毛。”

    “完了?”我意犹未尽的问。

 ...  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