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1 洛阳

青岛可乐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不知道那驿丞有了钱会怎么花,会不会给他的大黄狗弄根骨头啃啃,或者再多买几只鸡养着,反正萧寒,是从不屑占苦哈哈便宜的。

    从驿站离开,接下来的路途,倒真如同一开始所想的那般平静。

    一路上,甚至连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山贼强盗,都看不到一波!如此平平安安的过了几天,一行人就已经到了洛阳城外不远。

    “安啦,这里是长安通洛阳的官道,哪个不长眼的强盗会来这?真嫌自己命长?”

    眼看快到地点,这些天在车里都快憋疯的萧寒终于能下来放放风,就算不能到处去野,在这一片青草野花中跑跑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薛盼不愿意跟萧寒一样下来跑,就让前面赶车的小东放慢速度,她自己则从车窗探出脑袋,好笑的看着跟着马车小跑的萧寒。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如果真有强盗怎么办?你会不会扔下我跑?”听到萧寒的话,薛盼开玩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萧寒闻言,朝她一瞪眼:“嘿!怎么会?!告诉你,要真有不长眼的敢来,我真就让他见识见识咱萧大将军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薛盼被萧寒逗得前仰后合,好半天才忍住笑道:“可你这个什么大将军,手底下连一个兵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萧寒翻了一个白眼,干笑两声道:“还是有人的!狗子不是被我要回来了么?跟着他的还有十来个人!再说,兵贵精而不贵多,我这一个大将军,足够顶的上千军万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呀呀,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要想打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萧寒的牛皮吹的太大,以至于不小心恼了老天!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自吹自擂完不到一秒,从前面路旁的一丛杂草中,赫然跳出个头戴黑巾,身体魁梧的汉子。

    这汉子,生的是人高马大,五大三粗!

    外面春寒料峭,他却只穿一件单薄的小衫,黑黝黝的身上肌肉块块鼓起,一脸的络腮胡子差点都要将面巾给顶下来!

    当然,这都不算什么,更为夸张的是:在他的手里,赫然还提着两柄车**的宣化大斧!

    “嘎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这两柄大到夸张的巨斧,萧寒的眼睛当即直了!

    依照他的计算,这斧头要是实心的,没个三五百斤,绝对下不来!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上辈子是千斤顶啊!”

    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萧寒都懒得再看他,那边的老裘,更是连弓箭都懒得掏,怕是觉得杀这么一个楞货,都会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老裘懒得动手,不过有人却一脸兴奋!

    见萧寒没反对,早已等的不耐烦的愣子直接就端起了**,瞄上了拦路抢劫的汉子……

    “卧槽!别!”

    那汉子本还在洋洋得意,等不小心看到一支闪亮的箭头正对准自己,明显也被吓了一大跳!连忙把巨斧挡在胸前,同时一把扯下自己的面巾,露出藏在后面的脸来。

    “别放箭,是我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是你小子,程咬金!”

    熟悉的对白传来,萧寒下意识的刚要接上,突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!

    等他再抬眼看过去,赫然发现,那拦路的汉子不是程咬金,又是哪个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傻傻的指着程咬金,萧寒整个人都呆住了,一时间,都感觉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够用!

    他真是做梦都没想到:自己这辈子,也能享受到被程咬金抢劫的待遇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老程看到萧寒震惊的模样,乐的连眼都看不到了!

    把手上的斧头一扔,斧头砸在地上,没有发出清脆的金属声,反而是两道略显沉闷的声音传来!

    眼看这一幕,萧寒认为这俩斧头要不是木头做的,他都敢把它们生吃了!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……”朝着程咬金瞪了半天的眼,萧寒终于说出一句囫囵话来。

    程咬金叉着腰,对萧寒嚣张大笑:“哈哈哈哈,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!是不是跟你讲的故事一模一样!我这些天听说你要来,立刻找人做了这东西,刚刚有没有吓一跳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你丫一定是最近没仗打,闲疯了!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,但想到这混世魔王几几巴掌把他拍地里,拔都拔不出来的场景,萧寒只得违心的连连点点头:“何止吓一跳?要不是你喊的早,我都要扭头就跑了!”

    “哦?我扮强盗这么厉害?哈哈哈……”程咬金被萧寒恭维的鼻孔都快冲天上去了,浑然忘却刚刚明明是他被吓了个半死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,程大哥,你怎么会在这?”受不了这货的不要脸,萧寒捏着鼻子问道。

    程咬金止住大笑,几步来到萧寒身边:“这个过会再说,走!跟老子进城,在这里等你几天了,接风宴都撤了好几席,你这走的也太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程大哥,我虽然走的慢了些,但好歹也有腿,会走!”

    “啧啧,不要紧,这样走的快些!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提着我了,扛着我走的更快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从热情过度的程咬金手下挣脱出来,萧寒垂头丧气的跟着老程往洛阳城走,后面,薛盼小东几人早已经笑的快要晕倒。

    果真是一物降一物!萧寒不管对什么人,都是不肯吃半点亏。

    可一旦遇到程咬金、刘弘基几个,立刻就焉了。

    果真对应上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!

    听到后面传来的笑声,萧寒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他在三原时偷懒,没上朝!

    所以根本不知道老程变成了洛阳城的守将,这些日子一直驻扎在洛阳。

    估计要是知道,他绝对会绕道而行!毕竟老程的热情,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一路又行了小半个时辰,前头已经看得到洛阳的城门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从西门而进,所以见不到当初被萧寒祸害的城门。

    不过一路听程咬金说起,那边的吊桥已经被修好,就连城墙也被填补了起来,唯有外面的那个蓄满水的大坑没动,只是在上面重新搭了一座桥,与城门垂下的吊桥相连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