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7章 疫情!

暴躁甜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瘟疫!吴庸听后一愣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起过这个词了。

    记得当年他还小的时候,华夏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的瘟疫,那个病毒被大家成为sars!如今这么多年过去。

    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大的瘟疫。

    特别是,如今灵气复苏,人人都开始修炼,体质已经大大增强。

    理论上说。

    已经不存在瘟疫盛行的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,大家只要稍一运功,就能消灭病毒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会有瘟疫呢?

    难道不会运功解毒?”

    吴庸将心底的诧异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清楚原因。

    据人说,这瘟疫十分厉害,不管你有多强的修为,一旦被传染上,都会出现症状。

    而且根本无法将体内的毒排出来。

    小道消息说,连泰山派也深受其害,泰山派的好几个长老,都沾染了瘟疫,身体状况变得很差。”

    青阳子解释两句,然后又劝道:“所以,吴前辈,您还是绕道走吧。”

    吴庸想了想,没有立即回答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吴庸才摇头拒绝道:“你们不用管我,继续走吧。

    我去泰山那儿看看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青阳子听了很吃惊:“可是前辈,那瘟疫真的很厉害!”

    吴庸笑笑:“就是它厉害,我才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治病救人可是我的老本行,既然碰上了,我不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好了,无需再多言,按我说的作吧。”

    青阳子一看,吴庸已下决断,也就不再多言,按吴庸说的去给其他人下命令了。

    而吴庸则径直朝着泰山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泰山脚下。

    昔日的城市,早已没有了以往的繁华。

    通往城市里的道路。

    如今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一道鸿沟横亘在城市的四周。

    吴庸站在沟的一侧,眺望对面,看见对面支着一个棚子,棚子下面有三五人正围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眺望的时候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也看见了他。

    先对着他高声喊道:“诶,对面的,不要站在那里看了,哪儿来的回哪里去。

    此路不通!这里面有瘟疫,不想死的就快走远点!”

    吴庸没有做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而是望着城市的上空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座城市的上空,漂浮着淡淡地死气,郁结在一块儿,久久不曾散开。

    里面也不知道有多少人,受到了瘟疫的影响。

    如今城市的四周,都挖开了壕沟,这摆明了要壮士断腕。

    宁肯整座城都成了死城。

    也不让瘟疫往外扩散。

    作出这样决断的人,真是胆大到令人钦佩!吴庸由衷地朝城市的方向,先深深地鞠了一躬,向作出决定的英雄人物和这座英雄城市表达敬意。

    尔后,他纵身轻轻一跃。

    跳到了对面。

    他这一跳,可把那几个人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几人连忙慌慌张张跑过来,拦住吴庸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诶!你干嘛呢!刚才没告诉你吗!这里有瘟疫,路已经断了!你从哪里来就赶紧回哪里去!否则,就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他们说话的语气,虽然凶神恶煞,表情也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但吴庸好赖话还是分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也能看出来,他们的确是为了自己好,不想让自己被感染。

    遂吴庸客气的回应道:“我知道有瘟疫,谢谢你们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还不快点走!”

    “我来,就是为了治这瘟疫。”

    吴庸问道:“你们谁能告诉我,这瘟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现在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吗?”

    几人一听都感觉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什么,我没有听错吧?”

    “你来治瘟疫的?”

    “别做梦了,去去去,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就别痴人说梦了,这瘟疫可厉害的很,连泰山派的人都拿它无可奈何,只能将整座城和泰山都围住,确保疫情不往外扩散。

    要是有办法能治,还会用这样的狠招吗?”

    几人一人一句。

    很明显。

    他们不相信,吴庸会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吴庸笑笑道:“你们不知道我的本事,我也不怪你们。

    你们这里有泰山派的弟子吗?”

    有一人狐疑地看着他答话:“我是泰山派的外门弟子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吴庸道:“哦,你是外门的,那应该不知道我。

    你不妨去找个内门弟子,转告他说,江南吴庸前来泰山派拜访,或许有治疗瘟疫的办法,让他速速带着泰山派的掌门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泰山派的外门弟子不以为然,翻了个白眼说:“你当我是雏儿呢。

    你说让我去转告,我就去转告,还张口要见泰山派的掌门,你以为你是谁呢。

    去去去,别满嘴大话,抓紧走啊,别逼我们赶你走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吴庸一看,自报家门也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跟他们再浪费唇舌,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干脆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抬腿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一看,连忙要拦呐。

    可他们怎么能拦得住吴庸呢。

    吴庸双手轻飘飘地往外一扩,几个人便被强横的力量,弄得东倒西歪,栽出去几米开外。

    腾开了道路以后。

    吴庸径直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步伐虽然不大。

    但一步却顶平常人十步,几个呼吸的功夫,身影便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拦路的那帮人刚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就快看不见吴庸的背影了。

    他们起来以后,连忙朝着吴庸走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“快追上他!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靠近泰山!否则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尽管他们用尽全力去追。

    但还是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很快,连吴庸的影子都看不见了,只能想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吴庸已经深入到了城区中。

    如今的城区,冷冷清清,见不到一个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吴庸用神念一扫。

    整个城市的人,都闭门不出,躲在了家中。

    从他看到的情况,至少有八成的人,身体状况都很差,不停地咳嗽。

    严重的甚至卧病在床,呼吸几乎衰竭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吴庸。

    这场瘟疫确实厉害得很呐!正所谓医者仁心。

    吴庸继承了神机真人的医术传承,也继承了他的那颗悬壶济世的心,碰上了这样的事情,绝不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他决定,先找个愿意告诉他真相的人问问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